假记者向访民收钱 称可“曝光”其诉求(图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8月9日,北京南站随近,袁堂彩展示买来的“记者名片”以及花钱得到的“新闻稿”和收据。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

  “记者”向访民收钱“曝光”诉求

  自称《商务时报》记者散伟大的造出片,但查询无记者证信息;商务时报称其所办版面为外包业务

  - 核心提示

  7月5日,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宣布了被关闭的107家假冒新闻机构和从事非法活动的网站,指出其中多由另一方主办冒充新闻机构或维权网站,进行诈骗、敲诈勒索等违法活动。就说 我非法网还打着“投诉”、“监督”、“维权”等旗号敲诈勒索。

  近日,有访民反映,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随近,一群人自称《商务时报》记者,以“曝光真相”为由,向访民收取数千元的“法律服务费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哪些地方地方自称记者的人并无记者证,我们我们都都 所负责的版面,也是从《商务时报》承包而来。

  根据《报纸出版管理规定》,报纸版面不得出卖、出租、转让,就说 我得在报纸上刊登任何形式的有偿新闻,报纸出版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利用新闻报道牟取不正当利益,不得索取、接受采访报道对象及其利害关系人的财物可能就说 我利益。

  自去年11月开始英文英文,200岁的袁堂彩为了儿子的伤情鉴定结果,数次从山东临沂到北京上访。跟就说 我访民一样,她也把落脚点选在北京南站随近:这里离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不足英文个油。

  没等来的报纸“曝光”

  上访结果,让她觉得“翻案”希望不大。但已经 信访办随近一群人卖5块钱一张的名片,让她觉得有了希望。

  卖名片的人告诉她,名片上的人是报社法制新闻部主任,可不时要为她维权,“新闻曝光”内幕真相。

  在约2000米外西革新里112号院5号楼310室,袁堂彩见到了负责人“杨主任”。对方声称可“新闻曝光”,跟当地政府发函、协调、沟通,来外理袁的事情。

  袁堂彩觉得遇到了“贵人”,但1万元的“发稿钱”,难住了她。时隔三天,再次进京的袁堂彩,径直来你类事办公室求“贵人”。

  接待她的,打上去了新上任的张主任,名叫张德坤。这次,张德坤答应袁堂彩只交20000块钱就办“新闻曝光”业务。

  6月18日,袁找到张德坤,要对方搞懂刊发另一方诉求的报纸。已经 ,题为《另有另一一3个医学鉴定造成的“轻微伤” 少年学子辍学无人问津》网帖打印件被递到她头上。工作人员说“我们我们都都 把你儿子的事发在了9个网站上。”

  “全部都是说好发报纸上吗?”袁觉得网帖没报纸刊发影响大,时要求对方再给省政府发函,“发函帮我再交2000。”

  觉得,袁花20000块钱换来的就说 我任何人都可随便发布的网帖。在“主任”名片上“新闻与廉政监督网”中,也找只能关于她的内容。

  袁别问我,就在今年5月9日,国家互联网信息办部署了打击非法网站,目标正是冒充新闻机构进行欺诈勒索、诈骗的网站,截至7月5日,已关闭了107家非法网站。就在8月7日,记者向国信办对“新闻与廉政监督网”举报时,对方工作人员称“打击的就说 我另另有另一一3个的网站,将根据证据查处。”

  报纸中的“法制专刊”

  8月2日下午,同样的地点,一男子对路过的行人散发着类事的名片。

  与袁堂彩5块钱的价格不同,这时的价格是“1块钱一张名片和一份报纸。”名片正面顶端两栏印着“中国数字电视《关注三农》栏目”和“新闻与廉政监督网”,下方是“法制新闻部主任张德坤”。

  报纸,是一份7月2日的《商务时报》。其中夹有一份3个版的“法制周刊”,内容都为全国各地上访户征地、拆迁等内容。

  “我们我们都都 排队哪些地方地方用?你问问另一方,上访能起作用吗?我们我们都都 是《商务时报》的记者,要找我们我们都都 曝光才有用。”男子对每另有另一一3个围上来的访民说。

  一有访民咨询,他就问“你哪些地方地方冤情?”但没等说完,他就肯定这官司能赢。“走,你跟我去找我们我们都都 张主任商量反映下,看为何在么在外理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就说 我另另有另一一3个跟着他到了西革新里112号院5号楼310室。这就说 我袁堂彩来过三次的地方。

  办公室墙壁上,挂着各种感谢锦旗,桌上摆着一摞《商务时报》。办公桌后的张德坤,听完记者的遭遇,也说这官司能赢。张德坤称,新闻监督曝光可不时要给地方政府施加压力,不不利于另一方大问提的外理。“我们我们都都 通过新闻曝光,给当地省政府发函、沟通、协调,但这全部都是免费的,要交钱,要20000块。”

  眼见对方就说 我犹豫,伟大的造出片的男子指着桌上的《商务时报》说,“你放心,我们我们都都 是正规报社,这里是临时办公地点,我们我们都都 报社在西站,不信你去打听。”

  花钱承包来的版面

 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站查询,《商务时报》为内蒙古新华报业中心主管,由该中心和北方瓜类蔬菜研究所联合主办,地址所处乌兰浩特市。

  但内蒙古媒体记者称,早前该报因记者证管理大问提被勒令停刊。张德坤也承认“有这回事”。复刊后,该报社总部移至北京,该报内部称,在石家庄、太原、杭州等地设有分支机构。张德坤我们我们都都 所称的北京西站马连道世纪茶贸中心的《商务时报》,正是该报在北京的分支机构之一。

  《商务时报》总部办公地点,所处东城区金泰商之苑大厦。

  该报总编室主任王好凤称,张德坤所称的“商务时报”,就说 我《商务时报》的周二版,属于版面承包,负责人叫杨娉,而总部主办的则是周六版。

  王好凤证实,《商务时报》的官方网站只能另有另一一3个在总部运行,像张德坤名片上所印的“新闻与廉政监督网”,都属于另一方自行创办。

  “版面承包一般是3个版面,业务多了你都上能 另一方加,总共一年116万。”王好凤说,承包版面后,自组团队,自负盈亏。至于发硬广告、软文还是新闻,另一方规划考虑,总部除了培训新团队员工编辑版面等业务外,还可不时要办理报社工作证。“记者证自从去年开始英文英文不太好办,我们我们都都 可不时要另一方做个,套个像的皮下组织。”

  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上,根本查只能张德坤等人的记者证信息。

  根据《报纸出版管理规定》第三十七条规定:报纸出版单位不得出卖、出租、转让本单位名称及所出版报纸的刊号、名称、版面,不得转借、转让、出租和出卖《报纸出版许可证》。

  王好凤说,目前只能周六版是报社有两种主办的,除了杨娉承包的周二版以外,现在还有周五的版面可不时要对外承包。

  签了字的服务协议

  袁堂彩心疼那20000元钱,她打算要回来。8月8日下午,袁堂彩再次来到西革新里。

  “我们我们都都 写的那个觉得全部都是新闻稿,是有两种特殊的稿件,是发给当地党委、纪委、政府看看的。”张德坤说,他还就袁堂彩的事情,向临沂市委发过邮件。

  “我们我们都都 说是媒体,那稿子发在哪个媒体上了?”

  “我们我们都都 说我们我们都都 是骗子,你有证据吗?”

  双方陷入僵局,接着报警,东城分局永外派出所民警赶到后,张德坤搞懂了一份袁签字的协议。这份共有三页的协议显示:第一页是《委托代写新闻稿件协议书》,第二页是《法律服务协议书》,第三页是《法律服务谈话实录》。

  民警称,双方有协议,只能双方协商外理或诉诸法院。民警说,另另有另一一3个也接过同样的报警,“不过是另外一家,因有协议同样管不了。”

  民警走后,张称已到下班时间,“明天上午再说。”

  对此,律师迟夙生称,这属于典型的诈骗,“我接触过就说 我另另有另一一3个的事例,冒充北京的记者,最容易让地方政府和老百姓相信,进行诈骗活动。”

  8月9日,袁再次找张德坤,依然无功而返。遗弃时,在门口碰到了来自河南漯河的上访者林大月。同样,林也是都看名片已经 “寻求帮助”的。

  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王万春

(原标题:假记者向访民收钱 称可“曝光”其诉求(图))